1. 首页
  2. windows软件
  3. win应用软件

“暴风”消散:一家昔日风口公司的荒诞终场

和乐视、ofo一样,暴风集团的故事并不令人感到意外。这些故事有一些共同点:它们看似都不符合商业规律,在资金丰沛的时代被推上了资本的高地,却又在资本撤离时从高处跌落。

最初,局中人沉浸在资本带来的幻象中,满腔热血。2015年,暴风CEO冯鑫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采访时满怀对未来的信心:除了播放器、VR(虚拟现实)等,暴风还要做互联网教育、医疗甚至金融业务。当整个生态可以影响1.5亿人,它的规格就可以媲美BAT,暴风将有机会追赶乐视和优酷。

而今,2019年6月的发布会上,只有五六把塑料椅,十几家媒体,寥寥几个嘉宾,台上站着的冯鑫正代表暴风,发布暴风影音的最新版本“暴16”。

但已经没什么人关注这款PC时代的播放器巨头,现场甚至没有安排人带头鼓掌。整场发布会不到一个小时,匆匆结束后,员工和记者们相继离开。

暴风TV在全国有22个大区,每个区10到20人,这近四百名员工已经半年没有拿到薪水。他们从江苏、陕西、浙江等各地多次前往深圳、北京讨薪——为了省钱,每个分区只能派一两个人作为代表。

暴风集团市值相比高点时已经跌去九成以上,已经无力承担自己的债务,冯鑫的上市公司股票,早已经全数被质押或冻结。员工甚至希望公司尽快破产清算,因为这可能是他们“拿到被欠工资和报销的唯一机会。”

熟悉资本市场的人士称,目前的情况下,由于暴风、ofo等新经济公司轻资产等特点,比较难重整。暴风最坏的结果是破产清算,“如果用传统的会计方法做重整,无形资产会有非常大的折扣。

暴风还有出路吗?

一切的压力与责任都聚集在暴风掌舵者冯鑫身上,可他能做的,也只是对投中网商业深度苦笑着摆摆手说道,“我们都已经这么惨了。暴风是一家上市公司,有什么新的情况会及时更新公告。”

暴风体育前员工林邻也透露,公司的产品、技术等核心部门VP和骨干几乎都来自暴风母公司。在公司2017年年中大裁员时,上层明确表示要“优先保住老人”。这导致暴风体育“明明是家创业公司,要做新事,却缺乏新团队该有的干劲。”

“公司一把手的作用,是找钱、找人、找方向,但冯鑫只做了第一点。”复盘暴风的失败,多位员工认为,当冯鑫在长视频版权战役失守后,暴风影音就失去了价值根基,从那以后,就“一步错,步步错”。而公司踏错风口的根源,是缺乏战略、技术和资本层面的得力干将。

也有人觉得,要是市值低一点,说不定是件好事,柳程说,“在大起大落的资本市场,创业者很容易被高估值冲昏头脑。当市值冲破300亿时,公司以此为标准做决策,会觉得一切都不是问题,但问题在于你不可能永远都在最高点上。

然而,是谁给了暴风300亿的市值?资本涌上A股,但可选的互联网标的只有乐视、暴风。于是它们拿到了与自身价值不相称的市值,像赌徒一般,以此作为筹码,不停前往下一个赌桌。即便每个人都知道最终的结果一定会输,但心里总难免侥幸:万一呢?

最终,众多的“万一”共同写下了这个荒诞的故事。

截至2019年6月27日,暴风市值已跌去超九成,仅剩约25亿人民币;冯鑫的股票已全数被质押或冻结。暴风近期公布的业绩快报显示,公司2018年亏损高达10.9亿元。

而就在一个月以前,乐视已经暂停上市,这被看做是一家上市公司的“死缓”。

发布者:yuanyuan,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xiaoyuanjiu.com/11678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