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小媛啾首页
  2. windows软件
  3. win应用软件

离开乔布斯的第8年,为什么苹果没有垮?

1. 乔布斯留难题

许多企业,都曾经面临过一个难题,就是在创始人离世之后,企业会迅速陷入低迷、平庸,最终走向死亡。

比如华特·迪士尼去世后,迪士尼这家老牌的动画公司,就再也生产不出精彩的动画片,直到收购了皮克斯,公司才慢慢恢复活力。

日本最大的电子消费品公司索尼,在创始人盛田昭夫失智之后,就好像丢失了灵魂,创新能力大不如前,甚至一度走到破产的边缘。

在乔布斯去世之后,很多人也担忧苹果,会患上“创始人依赖症”

实际上,在乔布斯去世前夕,他自己也担忧过这个问题。

当时他正担任迪士尼的董事,深知这家公司失去了强势的创始人华特·迪士尼之后,陷入了多么糟糕的境况。

因此,他一直给身边的同事,尤其是给他选定的继承人蒂姆·库克打预防针,要求绝不能让苹果陷入迪士尼那样的泥潭。

这是他给继任者库克的第一道难题。

多年后,库克站在乔布斯曾经站立过的演讲台上——斯坦福大学毕业典礼,回忆起当时他感受到的压力:

“我这一生从未有过如此巨大的孤独感。”

事实上,当时几乎没有人看好库克,许多人认为,乔布斯去世就是苹果衰落的开始。

最近,书单君一直在看利恩德·卡尼的著作《蒂姆·库克传》,这位贴身观察了苹果将近20年的老记者,在书中记录了库克的为人,以及他如何处理乔布斯留下的这道难题。

看完书之后,书单君发现,可能我们大多数人都低估了沉默寡言的库克。

如今,苹果已经走过没有乔布斯的第8个年头,它不仅没有衰落,反而越来越兴旺,市值突破万亿,利润翻番,营收翻番。

而库克,正是缔造这一切传奇的幕后英雄。

那么,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呢?

话说库克还没正式上台,就有许多专家包括苹果的用户,给库克出主意。

大部分人给出的主意是:模仿乔布斯。

可惜的是,这个参考答案,还没开始就被乔布斯本人给否定了。

在生命的最后,他告诉库克,他不希望公司做决策时老想着“乔布斯会怎么想”。

这不仅是因为乔布斯一贯主张“不要为别人而活”,更是因为他本人比谁都清楚,乔布斯根本无法模仿。

比尔·盖茨就曾经半开玩笑地说过:

“别轻易模仿乔布斯,许多人只学会了他混蛋的一面,却学不会他天才的一面。”

无法模仿乔布斯,那么另寻一套完全不一样的“库克模式”取代“乔布斯模式”又如何呢?

看起来似乎也只能这样了。

但库克知道,乔布斯无法模仿,其实更无法替代,至少在一二十年内,乔布斯一定会是苹果绝对的精神支柱。

如果把这根支柱抽走,等于把苹果的灵魂抽走,只会让公司迅速走向平庸和死亡。

当时的库克面临的就是这样一个“悖论”:他无法模仿乔布斯,但又必须延续乔布斯的魅力。

和所有人预想都不一样,库克在这个“悖论”的钢丝绳上,跳出了一曲绝妙的芭蕾舞。

2. “乔布斯神话”

在面上,也就是在所有公开的场合,库克一直扮演着乔布斯头号粉丝的角色,处处唯乔布斯马首是瞻。

他一会说乔布斯是苹果的宪法,一会又说他是苹果的DNA,而且每次都要加上“永远”“应该”“必须”这样的字眼,以显示对乔帮主绝对的服从和忠诚。

2017年,彭博商业周刊记者问他乔布斯留下的遗产是什么,他说“整个苹果都是,这个回答有效期是永远”,又说“乔布斯的DNA永远是苹果的根基”,还说“乔布斯是苹果的宪法、指南,永远不能改变,必须尊重”。

他对乔布斯吹捧,简直肉麻到跪舔的地步,完全不像一个在商言商的企业领导者说的话,倒像一个油滑的政客向前任表决心。

光听这些台面上的话,你会觉得库克毫无个性,是乔布斯的傀儡。

我一开始以为,这可能也许是库克发自真心佩服和爱戴乔布斯,毕竟在乔布斯重病期间,他甚至提议过将自己的肝脏捐献给他。

但看完蒂姆·库克这本传记,以及大量的材料后,我发现库克的吹捧,远比我们想象中复杂。

库克对乔帮主的佩服和爱戴,真心当然不能说没有,但更重要的原因是,库克早就深刻地领悟到,对于苹果而言,乔布斯可以没有,但“乔布斯神话”绝不能没有。

他所有那些看似政治化的吹捧,目的正是为了维持“乔布斯神话”。

一个更明显的体现是,他对所有有损“乔布斯神话”的传记和文章的评价,都是负面的,要么说人家写的东西是“胡说八道”,要么直斥为“狗屁不通”。

你没看错,在其他场合温文尔雅的库克,在这事上的用词就是这么粗鲁。

比如,2014年,前华尔街日报专栏作者尤卡瑞·依瓦塔尼·凯恩,花3年时间,前后采访了将近200人,撰写出《困境中的帝国:没有乔布斯的苹果》,而库克的评价是,他在“胡说八道”。

现在市面上最知名的乔布斯传记,沃尔特·艾萨克森写的《史蒂夫·乔布斯传》,在他看来是“胡编乱造”。

乔布斯的邻居、好友、《财富》杂志封面报道记者布伦特·施兰德,与乔布斯认识二十几年,比库克认识乔布斯的时间还长,他撰写的《成为乔布斯》,应该说可信度非常高,但在库克眼里,依然是“狗屁不通”。

实际上,库克并不想让公众了解真实的乔布斯,只想留给公众一个“神化的乔布斯”。

因为他知道,乔布斯留给苹果最大的遗产,正是“乔布斯神话”,以及背后无数疯狂的追随者和消费者。

如果这个神话破灭了,那随着乔布斯的去世,苹果一定会陷入没有灵魂的状态。

如今,神话主角已经去世8年,但神话依然不灭,其中最大的功劳,非库克莫属。

3. 里子

那么,在台面上如此吹捧乔布斯,甚至把他当成苹果“宪法”的库克,是不是真的在实践中也唯乔布斯马首是瞻呢?

可以肯定的说,并不是如此。与台面上的吹捧不同,库克的管理模式,就是库克本人风格的,而不是拙劣的模仿。

比如,2012年,苹果地图出现了严重问题,被评为有史以来最尴尬最不实用的软件。作为苹果的CEO,库克有史以来,第一次向用户公开道歉,承认问题,承诺改善。

放下骄傲,向用户承认错误,这是一个典型的“反乔布斯”举动。要知道,在2010年,就算出现iPhone4那样严重的“信号门”事件,乔布斯也没有道过歉。

发布者:yuanyuan,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xiaoyuanjiu.com/597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